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企業資訊 » 正文

借“一帶一路”政策暖風 促環保“出海”實現質變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6-12-13  艾普網   瀏覽次數:1145

【艾普環保網 行業動態】在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全面推動下,海外業務將成為環保產業新的增長極。伴生巨大的海外環保需求市場,如何尋找商業模式和市場需求的契合,也將成為環保企業布局海外市場關注的重點。然而,中國企業“走出去”在“質”上仍處于初級階段。

借“一帶一路”政策暖風 促環保“出海”實現質變

隨著諸多大型央企的進入,中國環保產業正在加速整合。越來越多的中國環保企業“走出去”,聚集全球范圍內的環保資源,為產業國際化發展提供支撐。

年的中國環保產業是充滿聚合與變化的一年。”中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會長、博天環境董事長趙笠鈞說。目前,中國環保企業“走出去”大致可分為兩類,一類是重資產企業采用并購方式進入國外市場;另一類則是憑借企業在技術、管理和成本等方面的優勢獲得海外訂單。

2013年,中國正式提出建設“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(下稱一帶一路)”的國家戰略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中國提出綠色發展的新定位,《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》也明確提出,要建“共建綠色絲綢之路”的目標。

在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全面推動下,海外業務將成為環保產業新的增長極。“一帶一路”不僅能帶來中外企業大量的國際合作,形成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市場,還將伴生巨大的海外環保需求市場,如何尋找商業模式和市場需求的契合,也將成為環保企業布局海外市場關注的重點。

趙笠鈞認為,隨著國家對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頂層設計的不斷完善,以及沿線國家市場需求的顯現,“走出去”不僅是環保企業自身發展的需要,也能推動中國環保產業在產業結構、規模、技術水平和市場化程度等方面的提升。“中國環保企業如若錯過‘走出去’的機會,將不會再有未來。”趙笠鈞說。

“一帶一路”共涉及六大走廊建設,包括中蒙俄、中亞、西亞、中巴、中東印緬走廊以及環東南亞的鐵路建設,現已陸續起步。包括核電、火電以及邊境沿線一些網絡建設在內的基礎設施建設,也已都跨越了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,深入到東歐和中歐、西歐,包括與拉美和美國的一些投資合作。

“在中國整體貿易呈負增長狀態時,對‘一帶一路’沿線國家的貿易額卻是正增長,在主要的國家俄羅斯,出現了10%至20%的較大增幅。”原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院長霍建國說。

另一個成果則體現在國家對“一帶一路”政策的金融支持能力正不斷提升。具體體現在亞投行已經到位,開始承擔項目投入,絲路基金開始運作。此外,金磚銀行業也將要開始運作,其他的一些金融手段和金融參與力度也正在逐步向前拓展。

對于環保產業而言,在已有的“一帶一路”建設成果下,也有巨大發展空間。環保部下屬的中國-東盟環境保護合作中心,近日對外發布的《“一帶一路”生態環境藍皮書-沿線重點國家生態環境狀況報告(2015)》(下稱《報告》)中指出,目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區域存在生態環境問題主要有三個特點。

一是沿線國家整體性自然生態系統比較脆弱,不少國家自然環境復雜、土壤貧瘠,且處于干旱、半干旱地區,沙漠化和荒漠化問題嚴重,森林覆蓋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。

其次,環境問題對經濟發展的約束趨勢也呈現加劇態勢,中亞國家因遠離海岸,降水少和蒸發量大的地理和氣候條件使得地區環境相對惡劣,沙漠化嚴重。由于國民經濟發展和人類活動的影響,中亞國家還存在水、大氣和土壤污染、生物多樣性減少和核污染等主要環境問題。

該《報告》強調,隨著“一帶一路”的大型項目和經濟開發活動,貿易和投資力度加大,資源、能源等要素流動性加大,極有可能產生環境挑戰,包括土地占用、水土流失、水環境污染、大氣環境污染等傳統環境問題;也有人流、物流等增加對自然資源的需求增大、生物多樣性保護、生態廊道保護等問題。

“由于‘一帶一路’沿線大多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,普遍面臨工業化和全球產業轉移帶來的環境污染、生態退化等多重挑戰,加快轉型、推動綠色發展的呼聲不斷增強,這也為中國環保產業‘走出去’提供了現實基礎。”上述《報告》稱。

中國-東盟環境保護合作中心處長國東梅認為,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大多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,普遍面臨工業化和全球產業轉移帶來的環境污染、生態退化等多重挑戰,加快轉型、推動綠色發展的呼聲不斷增強,這也為中國環保產業“走出去”提供了機遇。

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秘書長駱建華表示,中國企業目前已在國外做了很多基礎設施,例如石油、開礦等涉及眾多行業,這也使得環境的問題變得越來越突出。“傳統產業的轉移也可以攜手環保企業,這也給中國的公司帶來更多機會。”他說。

據商務部公布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6年7月末,中國境內投資者共對全球156個國家和地區的5465家境外企業進行了非金融類直接投資,累計投資額6732.4億元,同比增長61.8%。其中,前七月的并購實際交易金額,已超過2015年全年總額。

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全球價值鏈研究院院長、國際戰略投資研究中心主任武雅斌表示,目前中國企業“走出去”有兩個特征,一是中國的海外投資處于高速增長階段。2003年至2015年,中國每年的海外投資增長率保持在33%以上,預計很快海外投資就會超過吸引外資。

另一方面,中國企業“走出去”在“質”上仍處于初級階段,海外運營企業國際運營的能力還比較差;而且在“量”上,海外投資的發展也處于初級階段。因此,在“一帶一路”帶來機遇的同時,也需要關注無時無刻都潛伏著的風險和挑戰。

趙笠鈞認為,中國的環保企業在實際“走出去”的過程中,不僅面臨著語言、人才法律等問題,而且還面臨著環保高標準等一些列問題。他舉例稱,在非洲和中東一些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的國家,她們的管理標準和項目設計標準都是都是國際上最先進的。“這意味著中國環保企業在試著‘走出去’的過程中,必須及時提升自己的能力。”趙笠鈞說。

環保部對外合作中心副主任肖學智在2016年環保上市公司峰會上表示,國外許多環境標準并不是由政府推動,而是環保技藝較為先進的大企業在進行推動,并在達到一定門檻之后,設定成為標準。但中國的環保標準幾乎是由政府部門推動、設立的。肖學智希望,中國環保企業應該作引領性的環保服務企業“走出去”,從而獲得更加長久的發展。

杭州新世紀能源環保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柯介紹,在環保裝備企業拓展“一帶一路”市場的過程中,對方國家的維修、維護能力,以及運營過程中操作積累的過程,非常薄弱。

匯率風險也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。“雖然的業務進展的過程中可以鎖定匯率,但雙方談得最好則是以人民幣為計價單位,大部分都還是按照美元、歐元支付,匯率風險客觀存在。”王柯說。

涵蓋固廢處理、自來水供應、污水處理等業務的瀚藍環境股份有限公司總裁金鐸認為,在比較成熟的歐洲市場,企業“走出去”面臨的法律風險相比新興市場較低,但存在企業估值過高等問題。“瀚藍甚至每周都會接到一兩單歐洲賣家的求購信息。”她說。

在新興市場的拓展中,金鐸表示當地的法律風險、政商關系等都是企業需要處理的問題。包括居民或擔心在當地建垃圾焚燒發電等項目對身體健康、環境質量和資產價值等帶來諸多負面影響,從而進行抗爭的“鄰避效應”,也在環保企業拓展海外業務中時發生。

中國電建水電七局執行董事、總經理申茂夏表示,中國企業在“走出去”過程中經歷了勞動輸出與設備材料輸出的階段,目前來到了資本、技術、管理、標準輸出,難度和挑戰更大了。他建議,企業要做好國際業務的管控機制和模式頂層設計,對戰略措施、制度建設、發展規劃、時長規劃、資源整合、品牌管理、激勵機制等環節進行改進。與此同時,還要加快企業國際化建設,包括市場國際化、人才國際化、管理國際化、經營模式和資源配置的國際化等各方面。

對“一帶一路”國家的輸出,申茂夏建議企業充分考慮當地的政治、經濟、法律、宗教等條件,把風險控制放在前面,構建綜合的風險控制體系。

此外,申茂夏還建議,企業在走出去時可以打造共贏競合的新模式,實行抱團出海、合作共贏。與合作伙伴結成戰略聯盟,編隊出海聯合艦隊的方式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線緊密合作,通過優勢互補互相創造機會,帶動企業產品、管理、技術和設計標準,也增強自身的競爭發展能力。

“要結合不同國家的實際創新服務于傳統的新的理念,低碳、綠色、環保、智能化等行業更是要把新能源、新技術嫁接到傳統產業上,拓展發展空間。”申茂夏說。

(原標題:中國環保企業“走出去”仍處于初級階段)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     
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網站留言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RSS訂閱 | 浙ICP備19011761號-1
     
    网易彩票